献县“蚂蚱哥”专职养“害虫”

  蚂蚱,是大家都熟悉的害虫,蝗灾来临的时候也是农民最头痛的时刻。但在河北省沧州市献县,蚂蚱养殖却成了一些农民致富的新途径。这不,在十五级乡小董庄村,就出了一位“蚂蚱哥”董建国,他不仅建起了专业合作社,还带领当地农民一起致富。

  “蚂蚱哥”董建国是献县十五级乡小董庄村人,是一名党员,也是一家玛钢厂的老板。201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他走上了养殖蚂蚱的道路。

  董建国介绍,在一次聚会中,一位朋友推荐养殖蚂蚱这一项目,说有很好的发展前景。于是,养殖蚂蚱的想法就在他的脑海中诞生了。说干就干,没有养殖经验的他找来书本学习,向外地的养殖户“取经”。一开始,他先试养了几个大棚。

  “养殖蚂蚱对环境要求很高,一般来说,要保证棚里的温度超过25摄氏度,土地不能被污染。在养殖过程中确保周围的草木不能被污染,更不能打农药、上化肥。”董建国笑称自己养殖的蚂蚱绝对无公害又环保。只需30天左右,一粒浅黄色的卵就会长成一只灰色的蚂蚱,油炸之后既能作为下酒菜,也能打碎做成鱼饲料,冷冻之后还可销往大城市的饭店。

  “我投资了90多万元,通过流转土地,建起了120个大棚养殖蚂蚱。”董建国说,试养成功后,他扩大了养殖的规模。

  “养殖蚂蚱是带领农民致富的好项目,我们积极争取资金支持,帮助成立了献县耕生种植专业合作社。”随行的十五级乡党委书记朱亚林表示,他们完善抓党建促脱贫的体制机制,发挥党员的作用,扶持产业的发展,让更多的农民走上致富路。

  “您看,这蚊帐式的大棚就是养殖蚂蚱的大棚。”在他们的带领下记者钻进了一个大棚里,只见大棚内成千上万只蚂蚱分布各处,或栖息,或觅食。人一到,蚂蚱立刻漫天飞舞。

  在养殖大棚的周围种植了密密麻麻的玉米,这就是蚂蚱的食物。董建国说,蚂蚱可以食用,也可以药用,而且养殖蚂蚱一次性投资,长期有收益。

  “不用水,不用电,只吃草来不吃面!”董建国说起了养殖蚂蚱的顺口溜。谈起蚂蚱养殖,他说每年蚂蚱能够长成3批,最早一批在5月底,最晚一批能到10月。去年的价格还不错,自己这120个蚂蚱养殖大棚去年全部收入在40万元左右。

  但是,养殖蚂蚱还是有一定风险的。比如2020年上半年,受疫情的影响,价格降到了每公斤14元,仅为2019年的一半。但他相信,随着疫情的好转,价格一定会上扬。

  “蚂蚱养殖需要较高的温度,所以大棚里的温度比室外要高一二十摄氏度,但是在里面看着蚂蚱们欢快地飞舞,我也就不觉得热了。”董建国说道。

  董建国继续介绍,蚂蚱会唱歌、会跳舞。听着它们唱歌,看着它们跳舞,他就会提足了精神。而且蚂蚱们很“体谅”他,不像其他家禽一样会得病,从来不让他多费一点心。“时间久了,我真的越来越喜欢蚂蚱了。”董建国说道。

  我们都知道蚂蚱是害虫,但同时又是一种高蛋白美味,尤其在北方的一些饭店,油炸蚂蚱广受食客青睐。然而,人们对此还是有所担心:假如蚂蚱飞出来咋办?对此,董建国一点都不担心:“养殖的蚂蚱飞出来就会死。”

  董建国之所以敢这么断言,这也是他多年养殖蚂蚱得出的经验。这些蚂蚱大棚占地15亩,而蚂蚱大棚周边的40多亩地都属于自己。除了做好防护不让蚂蚱飞出大棚,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由于蚂蚱对各种农药都特别敏感,而周边农民种植的庄稼,都会喷施各种农药,因此蚂蚱只要飞出大棚就会死。

  董建国虽然在养殖蚂蚱方面已经小有成就,但是他并不满足。他说他是一名党员,希望能凭借“蚂蚱哥”的名望,带领更多的农民致富。

  55岁的陈巨香,是献县小营村的农民。她在专业合作社里打工,主要的活儿就是把周边种植的玉米秆割下来,喂蚂蚱。活不累,每天能挣80元到100元。与她一起来的还有68岁的韦士芹,他们已经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,成了专业的工人

  “虽然眼前我们遇到一些困难,但我还是有信心的。除了批发,看能不能学学新技术,对蚂蚱进行深加工,生产蚂蚱酱、蚂蚱干等特产。”董建国表示,贫困帽摘掉了,咱还要接着奔小康呢!(沧州日报 曹广欣 郭庆峰)

  蚂蚱,是大家都熟悉的害虫,蝗灾来临的时候也是农民最头痛的时刻。但在河北省沧州市献县,蚂蚱养殖却成了一些农民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